娄底市环保局欢迎您! 日期: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站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 环保要闻

环保压力铺天盖地 电能替代市场空间巨大

    今年是《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收官之年,按照煤炭替代任务,京津冀今年要实现煤炭消费总量负增长。以电代煤之策提出已久,但落地殊为不易。分析指出,目前电能替代的市场空间巨大,但相伴的是巨量的实施难度。
 
  环保又一“大限”来临,包含京津冀在内的诸多区域面临“压顶”形势。
 
  一方面,北方供暖季很快开始,用煤量剧增;另一方面《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也即将面临收官,但天公不作美,京津冀等区域环保形势依然严峻。
 
  近期,在中国煤电清洁发展与环境影响发布研讨会上,环保部大气司司长刘炳江表示,到今年10月底,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2+26”城市要完成以电替代煤300万户以上,纳入到2017年淘汰清单的4.4万台燃煤小锅炉全部清零,基本完成供电行业挥发性有机物整治工作,同时在今年采暖季要完成工业企业无组织排放的治理。
 
  早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总理李克强即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推进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完成以电代煤、以气代煤300万户以上,全部淘汰地级以上城市建成区燃煤小锅炉”等。
 
  不过因为电网改造、电价补贴等因素,涉及小锅炉和散煤治理的政府部门、企业和普通居民等,在利益协调和长远机制建立方面,依然面临着巨量难题,这也使得政策高压下,以电代煤更多是“看上去很美”。
 
  雾霾重压
 
  今年是《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收官之年,按照煤炭替代任务,京津冀今年要实现煤炭消费总量负增长。具体任务上,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今年煤炭消费量相较2012年要分别下降1300万吨、1000万吨、4000万吨,共计6300万吨。
 
  为达成这一目标,文件迭出,层层高压。
 
  早在今年2月,环保部官员即表示,为实现2017年阶段性空气质量改善目标,相关部门将全面推进冬季清洁取暖,将传输通道城市列为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规划首批实施单位,推进“以电代煤”“以气代煤”工程,加快“禁煤区”建设,限时淘汰燃煤小锅炉,“传输通道”城市实现煤炭消费总量负增长。
 
  8月下旬,十部委和六个省政府联合印发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以下简称《方案》),这既是一个大气治理的攻坚方案,也是一个企业转型升级的工作方案。目前在“2+26”个城市用的是空气质量改善目标倒逼产业结构、能源结构、交通结构调整的试验区。
 
  一个亮点是,《方案》提出,2017年10月至2018年3月,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PM2.5平均浓度要同比下降15%以上,重污染天数同比下降15%以上。
 
  这不仅是环保部首次制订非年度、季节性的大气治理方案,也是第一次设定秋冬季节“双降15%”的量化指标。此外,这次行动还规定了量化问责措施,将任务细分至每个城市的区县镇市。
 
  8月底,环保部在京召开座谈会,贯彻落实《方案》及六个配套方案。而随后的9月1日,京津冀地区迎来夏秋以来第一场重污染天气。
 
  严峻形势凸显背后,非电行业依然是目前大气污染治理的重点。中国钢产量占世界一半,水泥占60%,平板玻璃占50%,电解铝占65%,且分布了40多万台量大面广的燃煤锅炉,量大面广的城中村、城乡结合部和农村的采暖用煤数量更是惊人。
 
  有专家认为,近十年来煤电减排的潜力已非常有限,已拿不出大头,非电工业和民用散煤成为进一步减排的主要领域。京津冀及周边7省市地区,在700多万吨的二氧化硫排放中,非电和民用散煤的排放高达580万,占了83%。这说明加大民用散煤、散乱污企业治理、非电工业治理以及冬季错峰生产力度,是进一步释放减排潜力、实现空气质量持续改善的正确途径。
 
  巨量难题
 
  以电代煤之策提出已久,但落地殊为不易。
 
  早在2014年4月,环保部曾公布一组数据,我国共有燃煤工业锅炉约62万台,占锅炉总量的85%左右,年煤耗量达到7亿多吨,烟尘排放、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占全国32%、26%和15%。
 
  今年8月底发布的《中国散煤治理调研报告(2017)》(下称《散煤治理报告》)显示,其预计全国散煤消费量应在7.5亿吨左右。这是根据调研情况做出的估算,并非确切数字,因为其中三产用煤、工业小锅炉、小窑炉的散煤消费量为不完全统计。
 
  但有专家对此表示,这一散煤消费量甚至有可能被低估了,因为其中没有包含企业的自备电厂。
 
  另保守估计,在上述7.5亿吨散煤中,农村采暖用煤占近三成,包括城中村和城郊村,比如北京的城乡结合部和农村地区还有大量居民使用散煤取暖。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吴吟曾指出,1吨散煤燃烧排放的污染物相当于火电燃煤排放污染物的5到10倍。
 
  这意味着燃煤锅炉和散煤成为治霾的重点,但任务艰巨。
 
  上述《方案》要求,“2+26”城市在10月底前完成以电代煤、以气代煤300万户以上。具体任务细化上,北京市30万户、天津市29万户、河北省180万户,京津冀三个地区达到239万户。
 
  该《方案》还对京津冀三地今年压减煤炭消费量数据进行了更新,要求今年北京市压减煤炭消费量260万吨、天津市260万吨、河北省600万吨以上,三地合计减煤1120万吨。
 
  在燃煤小锅炉淘汰上,《方案》对京津冀三地的要求是:在10月底前,北京市城六区及南部平原地区实现无煤化,其他区建成区全部淘汰35蒸吨及以下燃煤锅炉,全市10蒸吨及以下燃煤锅炉“清零”。天津市中心城区所有燃煤锅炉、滨海新区和环城四区35蒸吨及以下燃煤锅炉、其他区10蒸吨及以下燃煤锅炉实现“清零”。河北省各市和直管县建成区淘汰35蒸吨及以下燃煤锅炉。
 
  重压前各地已出“猛药”。河北公布的用煤投资项目煤炭替代管理暂行办法,试图从源头控制煤炭消费。其中许多政策此前公众并未见过,即使一些曾经出台的措施,也更加严苛。
 
  北京市今年将压减燃煤30%,让煤炭消费总量削减至700万吨以内。为此,北京将全面淘汰10蒸吨及以下燃煤锅炉;700个村将进行煤改清洁能源建设;全面取消农村地区劣质散煤,民用散煤全部实现优质煤替代等。
 
  燃煤锅炉和散煤也正是治理难点。
 
  8月26日,环保部网站公布的消息就显示,在最新一轮检查中,河北省部分地区仍存在劣质散煤管控、燃煤锅炉整治和燃煤散烧治理排查整改不彻底、虚报完成情况等现象。
 
  以“2+26”城市来说,其实现煤炭消费总量负增长并非易事,燃煤锅炉与散煤是其中难啃的硬骨头,其中牵涉到资金、民生、数据真实性等诸多问题。单以散煤为例,其清洁化替代工作涉及到电网改造、输气管道建设、电价补贴等工作。
 
  有“2+26”的某个城市企业曾反映,实施“煤改电”需对原生产设备、工艺等进行改造,有的甚至要重建,一次性投资较大,企业资金压力大。比如当地一家年利润3000万元的企业,如果将煤气发热炉改回电锅炉,3条生产线的设备投入就需千万元,资金压力很大。
 
  而由于经济条件等诸多因素的影响,清洁煤、以电代煤、甚至以气代煤的措施,在农村推广仍有阻力。在农村,有三成多农户使用自制采暖设施,其余六成多购买采暖炉具的家庭中,77%使用的是低效劣质炉具。
 
  这某方面意味着,目前电能替代的市场空间巨大,但相伴的是巨量的实施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