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底市环保局欢迎您! 日期: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站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 环保要闻

三大结构调整再难也得突破 代表委员高度关注打赢蓝天保卫战,聚焦深层次问题

   中国环境报记者王琳琳 吕望舒3月6日北京报道 全国两会期间,不少代表委员和民主党派高度关注打赢蓝天保卫战。

  综合来看,相关发言和提案议案,聚集结构性调整这一深层次问题,呼吁尽快制定并严格执行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作战计划。

  关注一 

  大气治理进入攻坚期,深层次问题凸显 

  《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是党中央、国务院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坚决向污染宣战、系统开展污染治理的重大战略部署,是针对环境突出问题开展综合治理的首个行动计划。

  行动计划实施5年来,通过加快调整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加快淘汰落后产能、推进重点行业提标改造、加强“车、油、路”统筹、提升大气环境监管能力等空气质量改善的重大工程和重大措施,解决了多项大气污染防治难题。全国空气质量总体改善,重点区域明显好转。

  在珠三角,2017年,PM2.5年均浓度为34微克/立方米,在国家三大重点区域中率先突围。

  在京津冀, 2017年PM2.5年均浓度比2013年下降39.6%,58微克的“北京蓝”成为人们争相晒出的朋友圈。

  ……

  不过,在看到成绩的同时,也要清醒地认识到,当前大气污染防治形势依然严峻。

  “大气污染治理都要基于各自地理气候条件,很难‘一招行天下’,即便是京津冀地区的先进打法,我们也只能部分借鉴运用。”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环保厅厅长于会文说,“我们也要看到,环境问题还有反复性,稍一松劲就反弹。当前是滚石上山、逆水行舟,退一步就有可能前功尽弃。”

  “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地区的大气污染防治取得了明显成效,空气质量改善幅度明显。但是有些区域的改善程度和效果并不像三大区域一样好,比如长株潭地区空气质量改善幅度就低于全国水平。而且,已经取得的成绩并不稳定,还需巩固与加强。” 全国政协委员、湖南省环保厅副厅长潘碧灵说。

  目前,我国大气污染防治工作已经进入攻坚期,新老环境问题并存,生产与生活、城市与农村、工业与交通环境污染交织,末端治理减排空间越来越小,环境压力居高不下。

  农工党中央今年对长三角、珠三角等多地进行了专项调研,发现部分地区、部分时段空气质量超标问题仍然突出,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以重化工为主的产业结构、以公路货运为主的运输结构尚未转变,污染物排放量大。

  过去几年,三大结构调整均有所突破,但没有取得显著进展。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作战计划将把着重解决产业结构问题、能源结构问题、交通结构问题作为主攻方向,确立具体的战役,一个战役接着一个战役打。

  “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工作奋斗的目标与方向。必须以环境质量改善为核心,下更大决心推动大气污染防治,决不可有丝毫放松。”全国政协委员王济光说。

  关注二 

  深层次结构调整难度大、十分复杂 

  根据调研结果,两会期间,农工党中央提交了关于《多措并举,打赢新一轮蓝天保卫战》重点提案,建议加速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结合乡村振兴战略,积极稳妥推进煤改气、煤改电等工程;加严标准、扩大范围,严格控制各类大气污染物排放。

  这恰与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作战计划的主攻方向不谋而合,为解决产业结构、能源结构、交通结构等问题提供了思路。

  然而,不少委员坦言,相比较前期的治理“散乱污”企业、控制工业企业排放等措施来说,进一步调整产业结构、能源结构、交通结构,十分复杂,难度更大,任务十分艰巨。

  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环保厅厅长鲁修禄表示,为应对金融危机,早在“十五”时期,广东就开始进行产业结构调整,从被动到主动,再到以污染减排倒逼调整转型,实现了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双赢。

  “对于广东来说,产业结构进一步调整难度升级,牵一发而动全身。广东人口密集、产业密集,调整起来难度非常大。”鲁修禄说。

  同样的问题也考验着西部地区的重庆。目前,整个重庆主城区范围内,没有一家电厂、水泥厂、化工厂、砖瓦窑,进一步减排空间十分有限。而最有可能削减污染物排放总量的汽车行业,则是成渝两地的经济支柱,同样牵一发而动全身。

  “我们每下降一微克,压力都很大。” 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市环保局副局长余国东说。

  潘碧灵表示,调整产业结构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实现的,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

  交通结构方面,近年来,我国交通运输污染已经成为最主要的大气污染源之一。但是,长期以来针对固定污染源和机动车的减排体制机制,对于交通运输污染综合减排有很大的不适应性。

  这主要表现在,从观念看,重交通工具减排,轻交通结构优化。从体制看,部门污染减排职责未落实到位。从工作部署看,缺乏系统性和协调性。目前,我国交通运输污染减排的部署不够系统、减排目标不够高,国家还没有从大气污染防治、改善空气质量的角度系统性提出交通运输减排目标任务。从基础工作看,行业排放数据不清。交通运输行业污染减排的科技支撑薄弱,污染物排放底数不清、情况不明,缺乏水运、民航、铁路等排放数据,对改善城市空气质量的指导性不强。

  关注三 

  制定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作战计划,更严格控制污染 

  潘碧灵建议,可以从调整能源结构入手,推动深层次问题的解决。从具体措施来讲,可以通过采用外电输入、发展清洁能源、使用山西或内蒙古等地的煤以及推广气化煤服务等实现。“能源结构调整应该站在全国范围内考虑。全国一盘棋,比如将能源富集的山西、西北地区作为国家重要的能源基地,借助清洁电气化、加速脱碳化、能源高效化等措施,推动能源转型。”潘碧灵说。

  于会文在建议中也提到,现阶段,我国水电和火电资源的分布和利用很不均衡。“全国范围内若缺乏科学合理的电力跨省统筹调度,将导致大量资产闲置和资源浪费。四川水电资源非常丰富,以清洁水电替代传统能源,实施电能替代,对促进能源清洁化发展意义重大。”于会文说。

  于会文表示,应进一步完善基于能耗和污染排放绩效的电力调度,健全电力跨省统筹调度机制,加快长距离输电网络建设,加快清洁电力输送,加强水电大省的丰枯期水电与火电大省的电力互补。

  全国政协委员、福建省泉州市政协副主席骆沙鸣对此表示认可。他建议,还应将节能作为国家战略,尽快加强《节约能源法》与《可再生能源法》相衔接。大力推进电网、油气管网和电动汽车充电设施的建设,推动以电代煤、以气代煤,实现能源的清洁化、高效化,真正改变在节约能源工作上重宣传轻落实、重开采轻管理、重处罚轻整改的倾向。

  在骆沙鸣看来,加大《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税法》,也可以倒逼企业在能源使用方面的转型升级。

  各地也在利用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转变的大好时机,坚决地调整产业结构、能源结构和运输结构,从源头上减少污染。

  于会文表示,四川去年10月印发了《四川省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列出十大攻坚任务,注重淘汰落后产能,同时着眼长远,谋划布局,优化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从城市空间格局、产业布局、生产生活方式等根本处入手,处理好治标与治本的关系。

  鲁修禄介绍,广东将以继续降低污染物排放量为目标,向结构调整要空间,巩固提高空气质量达标的稳定性,夯实环境质量持续改善的基础。目前,在深圳,全市已经实现1.63万辆公交车100%纯电动化。2018年,广州将推行这一政策,逐步实现公交车电动化。

  余国东表示,重庆将以控制交通污染为重中之重。同时,持续开展工业污染、扬尘污染、生活污染治理。加强区域联防联控和预警预报,有效应对污染天气。

  为打赢蓝天保卫战,农工党中央提案建议,应当组织权威机构对《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实施效果进行第三方评估,并在此基础上认真制定和严格实施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作战计划。

  此外,农工党还建议,在国家实施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作战计划的过程中,建立更严格的二氧化氮、二氧化硫、细颗粒物等污染物排放约束性指标体系,并将臭氧污染问题纳入其中。

  “只有坚持全面、系统、精准治理,才能真正打赢蓝天保卫战。”余国东说。

  来源:中国环境报